福岛核污染水的排放需要法律和科学的回应 300460

股票资讯    来源:伊敬股票网  作者:佚名

日本单方面决定排放核污染水违反国际法,国际社会有权做出法律回应,包括向国际法院或国际海洋法法庭提起诉讼或要求采取临时措施。同时,要证明日本核污染水对海洋环境的影响和对全人类利益的威胁,才能真正符合“国际不法行为”的法律要求,需要海洋科学、生物学、生态学、渔业、食品科学、环境科学等学科的科学证据。中国科学家应积极参与事件的后续工作。

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因地震自动关闭,冷却剂供应中断,导致核泄漏。事故发生后,用于反应堆散热的冷却水和倒入反应堆的地下水受到污染。福岛核电站采用收集、密封和净化废水的处理方法,但十年后,清洁工作远未完成。日本当局声称,废水的累积率已经超过事故现场储罐的容量,并于2021年4月13日正式决定,东京电力公司可以稀释123万多吨放射性废水,并将其排放到太平洋。

虽然有报道称由于排放需要,核污染水将在2年左右正式开始排放;但根据近年来科学家在太平洋观测到的核材料的科学证据,以及韩国不断针对日本非法排放的证词,人们不得不担心,日本计划中的污水排放很有可能在两年内发生,或者已经在发生。日本宣布这一决定后,引起了许多国家的极大愤慨和环保组织和人民的强烈反对。作为世界上最严重的核事故之一,日本福岛核事故造成了大量放射性物质泄漏,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造成了不可逆转的影响。

日本排放核污染水的决定违反了国际法

日本目前只是做出了排放核污染水的决定,可能还没有真正开始大规模排放。在国际法上分析日本行为的合法性时,只能针对其决定本身,而不能假设其排放了核污染水,造成了实质损害。

即便如此,日本的单方面决定仍然违反了国际法,具体违反了国际法律体系,包括三个方面:核安全领域的相关国际公约、《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国际环境法的一系列原则和内容。

1.在核安全方面,日本涉嫌违反许多条约义务,如《及早通报核事故公约》和《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援助公约》。具体而言,它包括法律义务,如通知、通报、信息交流、磋商和建立合作安排以减少损失。

根据《及早通报核事故公约》第2条,发生核事故的缔约国应通过国际原子能机构通知实际上或可能受到核事故影响的国家和机构,并向它们提供关于尽量减少核辐射后果的信息。第6条规定,根据第2条提供信息的缔约国应尽快回应受影响缔约国关于进一步信息和咨询的请求,以尽量减少对该国的辐射影响。排放核污染水的决定仍然属于日本福岛核事故引发的后续行为,因此符合上述两条中“核事故”的定义。日本作为缔约方,应履行上述通知要求,提供其他缔约方要求的信息和咨询。韩国、中国和俄罗斯都是《及早通报核事故公约》的缔约国。他们都在第一时间正式谴责日本的单边行动,要求中止或废除排污决定,并启动磋商。需要注意的是“尽量减少对国家的辐射后果”这一关键要求,也就是说这种磋商不仅是日本要求的程序性义务,也是“减少辐射”的结果;必须通过协商和交流信息和情报来实现这一结果。

根据《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援助公约》,缔约方应达成双边或多边或联合安排,以防止或尽量减少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下可能造成的伤害和损失。发生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时,缔约国可通过原子能机构请求其他缔约国或机构或其他政府间国际组织提供援助。日本单方面的污水处理决定立即拒绝了与中国、韩国、俄罗斯等周边直接利益相关方达成双边或多边安排的可能性,也没有向周边国家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寻求援助。虽然这里的援助不是一项强制性义务,但考虑到《公约》的目的是“采取全面措施确保核活动的高度安全,旨在防止核事故并在发生任何此类事故时尽量减少其后果,并建立一个有利于在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下迅速提供援助的国际系统,以尽量减少其后果”;可以认为,日本在力所不及的情况下,不用尽一切手段寻求帮助,将核污染水排放入海的不负责任的决定,至少违背了国际法基本原则中的诚信原则,不符合《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援助公约》的宗旨和目的。

2.日本还严重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十二部分“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中的一些义务。

根据该公约,日本作为缔约国,应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防止、减少和控制任何来源的海洋环境污染,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并在其权力范围内使用最切实可行的方法,确保在其管辖或控制下的活动不会对其他国家及其环境造成污染损害,并确保在其管辖或控制范围内的事件或活动造成的污染不会超出其根据该公约行使主权的地区。这些措施应包括旨在尽可能减少污染的措施。除了保护海洋环境的措施之外,措施还应包括保护和保全稀有或脆弱的生态系统以及海洋物种和海洋生物的生活环境的必要措施。日本还应在得知海洋环境面临紧迫污染风险时,立即通知其他相关国家和主管国际组织,并尽可能与国际组织合作,以消除污染影响,防止或尽量减少损害。为此,还应制定应急计划,以促进有关海洋环境污染的情报和信息交流。日本还应监测污染风险或影响,发布报告,并对可能对海洋环境造成重大污染或重大有害变化的行为进行环境影响评估。

然而,在五种可能的处理核污染水的方法中,日本选择了成本最低、对本国影响最小的方案,却损害了周边国家和整个国际社会的利益。日本在处理其管辖范围内的福岛核事故时采取了“鸵鸟”态度。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它尽了最大努力防止核事故造成的污染扩散到日本管辖海域之外,却忽视了污染水扩散到其他国家管辖海域和公海的结果。日本没有采取任何“一切必要措施”来防止海洋环境污染和海洋生态系统破坏。日本没有就核污染水处理方法和污水处理决定与任何负责海洋事务的全球和区域国际组织进行合作、通知、通报或寻求援助。

3.日本还违反了国际环境法的一系列原则和内容。

在特雷尔冶炼厂案、乌拉圭河纸浆厂案、多瑙河大坝案等一系列国际司法判例中,“不损害他国环境”、“风险防范”、“国际合作”等原则得到了确认。根据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2001年通过的国家对国际不法行为的责任条款草案二读的相关内容,日本也涉嫌构成国际不法行为。

国际社会有权对日本的排污决定做出法律回应

日本单方面决定排放核污染水违反国际法,但即使在“日本违反国际法”的前提下,也不容易通过国际法追究其责任。要做好全面准备,协调好法律、外交、科学、政治等领域的资源。

通过考察国际法律依据和国际司法裁判机构的相关案例,考虑到当前形势的严重性和紧迫性,国际社会有权对日本的污水处理决定做出法律回应,包括向国际法院或国际海洋法法庭提起诉讼或请求采取临时措施。

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作为联合国海洋、人权和原子能事务及相关条约机构的主要参与者,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的倡导者,中国有权在联合国框架内与相关机构进行磋商,敦促日本停止一些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履行其国际法律义务,寻求维护人类整体和共同利益的解决方案。

应注意科学家和科学成就对国际法的影响

需要强调和补充的是,要高度重视科学家和科学成果对国际法及其实施的影响。

事件发生后,在国际法领域组织了多次高质量的学术研讨会,并就非法性等问题达成了一些共识。在4月17日由中国海洋法学会主办的研讨会上,前国际海洋法法庭大法官高志国先生指出,福岛核事故发生10年后,中国现在引用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等专家组、德、美等科研机构和科学家的报告和学术文章,以及绿色和平组织等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越来越多。

不幸的是,至少在现阶段,从科学证据来看,来自中国的声音相对较少。目前需要海洋科学、生物学、生态学、渔业、食品科学、环境科学等学科的科学证据来证明日本核污染水对海洋环境的影响和对全人类利益的威胁,才能真正符合“国际不法行为”的法律要求。基于海洋物质的全球性和不确定性运输,以及核污染水在时间上的大规模影响,这一问题不能简单地依靠单一的核能科学学科来判断和处理。日本声称“认可”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标准并不意味着其安全判断已经充分考虑了对海洋生态环境和食物链的潜在影响。

在国际法中,根据尽职调查的要求,应获得现有的最佳科学证据,以最大限度地避免损害。目前日本的稀释标准只考虑了单位价值标准,没有考虑几十年的污染水量。从核能科学的单一角度来看,这种大量排放到海洋中的核污染水的影响很难满足现有最佳科学证据的法律要求。对于海洋生态环境的保护、食物链的影响以及人类生命健康的影响,核污染水排放是一个具有科学不确定性和不可逆影响的重大事件,需要长期的观测、准确的模拟和预测以及充分的证据。其潜在危害涉及跨学科研究,需要获得具有国际共识的科学证据。

科学是制定法律和政策的重要基础和前提。在政治学语境中,科学家是典型的认知共同体。通过建立一个基于知识的跨国网络,人们可以成功地改变他们对环境问题的理解,从而说服决策者采取行动。科学领域的共识知识在制定国际法和国际政治议程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并经常促进某些政策反应。例如,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科学家及其科学成果在普及“全球气候变化的真实性”并将其纳入政治议程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当科学本身具有不确定性和争议性,尚未达到共识标准时,政策制定者倾向于选择次优,更安全,但可能缺乏科学创新的基本科学共识。但问题是,目前日本的污水处理决策是否会影响海洋环境和人类生命健康,还没有可信、公开、透明的科学证据和决策过程,其决策甚至没有达到立足于基本共识科学的要求。

中国科学家应积极参与事件的后续工作

目前国外科研机构的声音更多的是关于十年前福岛核事故后所做的分析和模拟。与十年前相比,日本在核污水排放的时间、量和方式上有最新的信息和计划,因此需要将海洋观测、机理研究和模拟预测结合起来,提出更有针对性和准确性的应对方案。以西太平洋为例,它很可能是日本核污水影响最大的海域,但也是长期连续观测数据最匮乏的地区之一。令人欣慰的是,中国海洋大学中国深海圈与地球系统前沿科学中心和青岛海洋科技先导国家实验室近五年建成了西北太平洋黑潮延伸实时定点观测系统,实现了“两洋一海”重点海域深海实时观测能力的全面飞跃。该系统还代表了全球中纬度海洋西部边界海流实时观测系统的国际前沿水平,并将为“透明海洋”计划提供持续的观测数据支持。据最新消息,在日本公布污水处理决定后,中国相关海洋机构和研究机构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观测、模拟和机理研究,并相信他们将继续提供具有科学依据的公共产品,这将有助于国际社会解决这一问题,为中国提出全球海洋治理计划。

(作者是中国海洋大学极地研究中心研究员)

相关推荐

日本单方面决定排放核污染水违反国际法,国际社会有权做出法律回应,包括向国际法院或国际海洋法法庭提起诉讼或要求采取临时措施。同时,...

股票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