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瑞林:开国中将,抗美援朝战争的突出成绩改变了第42军的命运,两次获得朝鲜一级国旗勋章 bilibili股票

股票资讯    来源:伊敬股票网  作者:佚名

正文/苏震兰

开国中将、前海军副司令员吴瑞林终其一生。他的老首长许向倩元帅评价他说:“这是一个有能力的人!”

一、从“地下交通”到“川陕生活地图”

原名吴,1915年7月1日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吴家河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吴瑞林童年不幸,准备过艰苦的生活:他三岁时失去了父亲,母亲带着他们的四个兄弟姐妹过着艰苦的生活;6岁打杂,等私塾先生,自学文化知识;10岁时,他谋生。他在阆中县砖瓦厂工作,参加工人运动。

1928年12月,在中国底层社会奋斗了13年的吴瑞林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革命”二字成了他毕生的追求。加入共青团后,担任中共川北特委、中共四川临时省委地下交通官,奉命开辟江南(中)地下工作,往返南充、阆中、江油、大仙。由于革命工作的需要,吴瑞林曾化名为杨昆和吴炳成。在当交警期间,他足智多谋,勇敢无畏,多次保命。同志们亲切地称他为“地下交通”。

1932年12月中旬,巴中中央县委高兴地得知红四军即将进入四川,于是派吴瑞林到通江县以北的泥西昌地区进行联络,成功地接收了红军的先头部队。红军先头部队听了的报告后,立即画了一张地图,部署了进攻潼南(冲)巴(中),由作向导。在进攻巴中城之前,吴瑞林冒着独自游过灞河的危险,就地侦察敌人。风暴开始后,他把粗绳绑在灞河对岸,帮助部队潜入灞河,一举拿下了巴中城制高点的南壁龛坡,如破竹一般攻下了巴中城。为此,红四方面军总司令许,总政委陈昌浩,专门接见了,称赞他带路,协助进攻。根据陈昌浩的指示,组织部立即办理了参军手续,正式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吴瑞林于是投入到扩大红色的工作中。10天之内,他就拉起了500多人的队伍,建立了川陕甘先锋营,被任命为营长;不到30天,队伍猛增到1700多人,扩大到川陕甘先锋团,他成了团的政委。20天内,他从营长晋升为团政委,“创造了当时的革命记录”。他除了做好本部门的思想政治工作外,还积极带头练兵,被同志们誉为“一枪准”神枪手。

1933年2月,红四方面军立足未稳,田部川军近六万人愤然而来,发动“三路围攻”。陆军司令部采取了“严阵以待反击”的作战方针,以通江县空山坝为中心,主动撤退到距离方圆约50公里的地区,寻找体育防御方面的战士。期间,吴瑞林指挥共青先锋团赶赴崆峒坝,接管孙玉清团的防御阵地。在三天多的防御战中,他以140多人伤亡为代价击退了敌人的20多次进攻,俘虏了135名团副团长以下的军官,缴获了近600支长短枪和2挺机枪。更重要的是,吴瑞林的防御作战为陆军大部队赢得全面反击提供了前沿阵地。作为一个新组建的团队,作为第一次参加实战的指挥官,吴瑞林能取得这样的成功,实在是了不起。在战斗中,吴瑞林,谁是在他的生命的开始,不幸严重受伤,并暂时转移到当地工作。曾任中共川陕省委组织部部长、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副书记。

1933年8月,红四方面军总部决定发动沂南战役,夺取田宋瑶占领的仪陇县和南部县的盐井。“南部县是四川著名的产盐区,有许多盐井。夺取南方的盐井是我们发起这场运动的原因之一。”(许)战役打响前,刚满18岁的就“敢”向红九军副师长、主战第二十五师师长许建议:利用川军内部矛盾,派少量兵力牵制杨森等部。为“无力强化”提供借口;把仪陇城和周边据点分开,分解;使用夜袭,俘虏或杀死敌方首领,迷惑敌方指挥。一听的建议,许立即注意到了,并向报告。吴瑞林具体实施了夜间进攻计划。于是,吴瑞林把红四方面军司令部手枪营的精锐士兵抽调出来,组成精干的队伍,插入敌占区的心脏地带。通过机动进攻,活捉了重要据点的首领,活捉了当地的劣绅,不仅取得了巨大的军事胜利,还聚集了大量物资。对此,徐总司令曾给予高度评价,认为这是智取与正面进攻相结合的典范,达到了预期的战役目标。这时,红四方面军在四川逐渐壮大,川军领袖之一的杨森对红军的力量肃然起敬,派人与红军联系谈判。因此,向倩任命傅钟、蜀张羽、吴瑞林为谈判代表,与杨森达成临时不进攻协议,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红军的军事压力,是当时军事统一战线的创举。

1933年10月,红四军发动宣汉—达达(县)战役,旨在严重破坏国民党第二十三军刘存厚,扩大川陕苏区。在战役初期,吴瑞林带领部队互相厮杀,攻城夺关。后来,他和王维舟一起被任命为川东游击队的主要领导人。据《中国军事百科全书》记载,宣大战役期间,“活跃在当地的川东游击军主动出击,牵制逃跑的敌人,并在战斗中与红四军进行了有效的配合。”在参加军事活动期间,吴瑞林还担任过邵同江县委书记、邵同川东北特委书记、中共大金省委组织部部长、邵同江省委书记、大金省干部大队队长、政委。从部队到地方,从地方到部队,的“军政优越性,军民气节”多次得到红四方面军总部和同志们的充分肯定:许多次称赞,“小吴是个有能力的人”;吴瑞林老领导周春泉多次说:“芮林同志是川陕红军的成长和党的地下工作建设取得巨大成就的人。”

1934年底,为了迎接中央红军进入四川,中共川陕省委、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成立了专门欢迎中央红军的工作组,以谢富治为组长,吴瑞林为副组长。1935年6月,工作组在川西茂宫县接待了中央红军。他们一见面,吴瑞林就给中共中央发了一份川西少数民族座谈会的记录,毛泽东很高兴。然后,总司令朱德要求他详细了解川陕苏区的情况,并在谈话中鼓励他,称他为“川陕活地图”。

1936年10月,由于张、路线错误,和红四方面军官兵三渡草原,两渡雪山,最后到达陕北,顺利完成长征。次年1月,由于其优异的军政素质,吴瑞林被调到中央党校学习,多次听毛泽东、朱德、周恩来讲课,受益匪浅。

第二,从推进鲁东南到攻克临沂城

1938年5月,当中国抗日战争的篝火越烧越旺时,吴瑞林去了齐鲁;7月,任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二支队政委,一路深入山东东南部。他还担任中共鲁东南临时特别委员会书记,积极为当地国民党军队高树勋师开展统战工作,迅速打开了鲁东南局面;11月初,他命令第二支队东进,智取勃利,炮轰贡口,夜间攻打诸城,喜讯频频传出。

1938年12月,吴瑞林调任中共泰山特委(后改为地方委员会)常委、军务部长、第一旅旅长,投身泰山地区的抗日战争。他的工作得到了八路军115师政委罗荣桓的赞扬。1939年9月下旬,第一旅在莱芜以南的石庙子遇袭。他命令绝地反击,杀死60多名敌人,多处自残,右腿严重受伤。伤愈后,由于右腿略跛,当地人亲切地称他为“吴跛子”,日本伪军听到“吴跛子”的消息后,失去了信心。

◆1940年秋,吴瑞林(后排左二)在山东沂蒙抗日根据地与“扫黄”后的干部合影。

1940年3月,吴瑞林调任山东纵队第四支队第一团团长;同年6月下旬,他指挥1团打击出城抢粮的日军,保卫群众的小麦丰收,一仗打死日军50余人。他把日军的尸体送回莱芜市,并附上传单,一张是为了显示人性,另一张是为了阻止敌人移动。当时“吴瘸子”。

1940年9月,山东纵队第四支队第一团更名为山东纵队第一旅第二团,吴瑞林任团长。在他的指挥下,第二团攻占了迪里沟,突袭了夏庄和力克昌家峪,一举成名。

1941年1月,日军进攻位于芜湖的东北抗日根据地,指挥第二团进行反击。历时9天9夜,打死日军中队长以下270多人。他也是杨家三山前线胸口中枪,命悬一线!经过七个多月的治疗,吴瑞林活了下来。得知敌人造谣说“吴瘸子死了”,他决定在泰山区大打一场。经过多次侦察,他命令第二团在莱芜和博山公路上的古城(村名)设伏,击毙日军30余人,伪军40余人。敌人惊呼:“吴荀子没死!”同年12月下旬,他奉命撤出通经据点,指挥第二团采用爆破法,连续炸毁敌人大小的9座炮塔,歼灭日军和伪军900余人,取得重大胜利。

1942年4月,二团进入沂蒙山南,界牌据点成为路障。吴瑞林命令部队发起一场风暴,这使他绝望,因为强大的炮楼。他灵机一动,命令进攻部队看起来疲惫不堪,背着伤员撤退。守军震惊,确信八路军已经撤退,迫不及待地离开界牌据点,逃往蒙阴市。结果,敌人逃到了吴瑞林,途中落入了他的伏击圈。八路军缴获长矛20多把,手榴弹200多枚,子弹1000多发,又是一次伟大的胜利。

1942年8月,山东纵队更名为山东军区,吴瑞林调任鲁中军区第二军师师长,指挥该军师武装坚持沂蒙山区斗争,从国民党顽固派手中收复沂水以北的全部失地,重新建立中共易贝县委和易贝抗日民主政府。

1943年11月,日伪“扫荡”了鲁中区抗日根据地,吴瑞林指挥第二军师部队在蒙阴县南北代谷阻击日伪。军分区直属团三营八连灵活机动,凭借天险,顶住了日军伪军15天的疯狂进攻。仅付出9人伤亡的代价,就取得了杀伤日军伪军300余人的辉煌战果,被山东军区授予“代谷连”光荣称号。

1944年春夏,敌人的战场发起了局部反击。根据鲁中军区的统一部署,指挥二师参加山东军区春季攻势作战,参加伪军第三军吴部讨伐,重创吴部;8月,二师参加山东军区夏季攻势作战,为沂水市解放作出贡献。

1945年3月初,在山东军区春季攻势中,鲁中军区奉命撤出深入抗日根据地的大据点蒙阴市,吴瑞林指挥鲁中军区直属团、二师直属团、二师警卫营执行攻城任务。3月8日晚,吴瑞林指挥部队发扬近战和夜战优势,开始从西北、东、南三个方向突围。到10日4时,歼灭敌军1300余人,成功攻克蒙阴市,摧毁了敌人“扫荡”沂蒙山区的重要前沿基地,连接了沂蒙山区和台南山区。

◆1945年8月,临沂市解放后,吴瑞林(前排左一)合影。

1945年8月11日,山东军区主力改编为野战军,鲁中军区第二师改编为第二警卫旅,由吴瑞林任旅长。8月中旬,他命令第二旅直奔临沂市。白沙港是临沂市北部的重点。要拿下临沂,必须先拿下白沙港,命令二旅进攻敌人。部队部署时,吴瑞林在白沙港周围修筑了一座碉堡和三条进攻通道,将守敌团团围住,形成了碉堡对碉堡的态势。但是到白沙港西北,他故意表现出兵力不足。战斗打响后,三个方向的攻势凌厉,敌人从西北突围,最终落入吴瑞林的陷阱,全军覆没。后来他指挥二旅三团投入解放临沂的战斗。他和与会的部队领导人采取合议的方式,采取了政治攻势与隧道爆破相结合的方案,成功地攻克了临沂城。2000多人被全歼防守,缴获枪支50支,步枪3000多支。

3.从临时司令部参谋长到第四野战军司令

1945年9月,抗日战争刚刚胜利,国民党发动内战的危险又来了。根据中共中央“向东北发展,努力控制东北”的战略部署,吴瑞林被选派到东北工作,担任东满临时司令部参谋室主任;10月下旬,他指挥近5个营,包围了安东三流地区的土匪,稳定了东满后方。

1946年1月,东门临时指挥部改组为辽东军区,吴瑞林任军区参谋长。为了与驻扎在东北的苏联红军保持密切联系,他带着毛泽东和朱德的电报,前往旅大看望苏联红军的马林诺夫斯基元帅。马问起他的战斗经历,看了看身上十几道伤痕,发现他是个身经百战的指挥官。他热情地拥抱了他,把他当作贵宾,并给他13辆马车。

1946年6月,全面解放战争开始了。辽南军区成立了独立的第一师,以辽南军区司令员为师长的吴瑞林,在辽阳、鞍山、海城、盖平与国民党军新六军相持不下。10月、11月率军粉碎敌人围攻,一个月打了5场仗,把新六军第22师拖回桓仁、宽甸之间,与主力部队有效配合守河。

1947年6月,东北民主联军发动夏季攻势,急攻四平。吴瑞林接到电报说:在四十八小时内进攻鞍山的敌人,以分化敌人的潜能,配合四平打硬仗。此时东北正处于雨季,军站距离鞍山120公里。中间还有五条河(涨水),进攻鞍山是不可能的。他急中生智,决定大张旗鼓地打大石桥,逼敌相助,以增援四平之敌。当时师团长顾虑重重,斩钉截铁的说:打大石桥也是救敌必须的!也可以分敌人的势,同样效果进攻鞍山,我负责错了!经过一夜的战斗,独立一师成功进攻并歼灭了大石桥,独立三师歼灭了敌人,为我军一个师一个师歼灭敌人树立了榜样。还钳制了四个敌师和一个帮不了四平的保和团,从而达到了与四平合作苦战的目的。为此,中央军委专门发来贺电,东北民主联军总部也下令授奖。

1947年12月至1948年3月,在东北冬季攻势中,吴瑞林率部进攻国民党军队的运输线,并配合主力攻克辽阳、鞍山等城市。其中,独立第一师独立攻克重要海港营口,歼灭依附营口的敌军一万余人,缴获2艘战船,迫使守敌王家山独立造反,切断敌人海上运输,被中央军委嘉奖。

1948年3月31日,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五纵队(林彪司令员)包括独立的第一师在辽阳地区成立,万依任司令员,吴瑞林任副司令员。九月至十月,第五纵队参加辽沈战役,吴瑞林指挥部队在彰武、修水河子阻击西援锦州的国民党军廖耀祥兵团。“吴瑞林率先头部队迅速占领大源阵地。...在吴瑞林的指挥下,第45团(第15师)在秀水河子对彰武进行了为期7天的封锁。”10月24日晚,五纵奉命飞兵至新立屯以东,挡住廖耀祥兵团回沈阳。“为了指挥前线,吴瑞林跟随第14师,于26日5时抵达预定地区。.....同日24时,廖耀祥兵团新一军企图从半推拉门逃走。吴瑞林命令第14师坚决封锁。”最后五纵配合兄弟在黑山东部围剿廖兵团。(《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传》第二十三卷《吴瑞林》)上述战役和战斗,使吴瑞林得到了“能征惯战”的评价。

1948年11月,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和兵力的命令,第五纵队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二军,万依任司令员,吴瑞林任副司令员,辖124师、125师、126师、155师。全军共有4.7万余人,隶属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后称第四野战军,简称“四野”),随后,吴瑞林进军关内,参加了平金战役。战斗中,吴瑞林夺取南口、昌平,突破红山口、卧佛寺,占领华北国民党军补给基地丰台,缴获敌坦克106辆(我军一军缴获敌坦克数量最多),堵死了敌人南下的退路,并与兄弟们一起完成了对北平敌人的包围圈,顺利完成了战斗任务。

1949年4月,吴瑞林由副转正,成为第42军军长。他随四野主力南下,参加指挥安阳新(乡)战役,全军覆没安阳国民党军,并在豫西、豫东南部进行土匪活动。

1949年8月至1950年1月,吴瑞林率领第42军第一师继续南下,指挥恩施战役,解放鄂西。后来,他率部加入第二野战军,解放了川东北,歼灭了敌人罗广文兵团和孙振兵团,迅速攻占广元,夺取了阳平关,对敌人发动了猛烈的正面进攻,痛苦地歼灭了胡宗南部的精锐,在阳平关成功地加入了第十八兵团。对的刘(伯承)、邓(小平)、何(龙)给予了高度的赞扬和表彰。

第四,从驰骋朝鲜战场到傲气万丈的大海

1950年6月,朝鲜半岛爆发战争,美国趁机介入。为了人类的正义事业,在彭的带领下,作为我军首批四名进朝军长之一奔赴前线。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前,吴瑞林在齐齐哈尔被拍到。

1950年10月25日至11月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在中朝边境联合发动攻势,被称为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一次战役。当时42军的任务是保护东线,防止“联合国军”向河界地区移动,以防止威胁我38军、39军、40军在西线的侧翼安全。任命后,吴瑞林率领每天晚上近60公里的大军向黄草岭和凌展进军,抢占要点,摆好位置。在随后的13天里(10月26日-11月7日),军队浴血奋战,击退了美军王牌第一海军陆战队师和南朝鲜第一王牌首都师的多次进攻,成功完成了封锁任务,确保了西线对敌的围攻。其中镇守黄草岭和烟台山峰的124师两个连,以刺刀精神击退美军多次大规模进攻,分别被授予“黄草岭英雄连”和“烟台山峰英雄连”的光荣称号。

1950年11月7日,吴瑞林和全军将士没有积灰,第二次“诱敌深入,各击破”战役正式开始。第42军作为主力转移到西线战场。11月25日晚,志愿军在西线战场展开战役反击。吴瑞林和梁行楚指挥第42军和第38军联合进攻南朝鲜军第7师和第8师,发动了德川宁远战役。次日,两军“占领德川宁远地区,歼灭南朝鲜军第7、8师,拉开了战斗缺口。”28日,专门致电彭,祝贺德川宁远取得胜利。然后,在继续执行战役迂回任务的同时,美军另一王牌第42军和第1骑兵师(机械化师)遭殃。第42军的进攻在新仓库受阻,两军战斗至12月24日第二次战役结束:我第42军未能通过新仓库,美军第1骑兵师也遭受了“自成军以来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

1950年12月31日晚,第三次抗美援朝战役打响。吴瑞林统一指挥第42军和第66军,并加强了一个炮兵团作为左纵队。他在永平(不含)至马平里一段取得突破,推进到“三八线”进攻。战斗开始后,吴瑞林指挥左纵队夺取石城天险,在集宁设卡,攻取嘉平、春川,配合洪川、衡城。1951年1月8日,第三次战役胜利结束。在集宁李、南冲、衡城西北,左纵队分别残酷歼灭了南朝鲜军第5师、第8师和美军第2师。在第三次战役中,吴瑞林在外国战场上“独立”,这让其他指挥官羡慕不已。

1951年1月25日至4月21日,为了阻止美国领导的“联合国军”的进攻,掩护后续兵团的到来,志愿军总部决定发动第四次战役,吴瑞林率领第42军全程参与。2月11日至13日,吴瑞林指挥第42军参加著名的“衡城反攻作战”。首先,他派兵封锁了衡城西北和西南的主要道路。后来,他和他的兄弟们一起,在衡城西北部严重破坏了美军第2师和许多韩国军队。“给‘联合国军’以沉重打击,迫使其撤退26公里,对完成中朝人民军队的战役防御任务起到了重要作用。”6月,在志愿军副司令邓华的带领下,第一批的吴瑞林等三个军分别由38军政委刘希媛、39军军长吴信泉、40军军长温玉成率领回国述职。毛泽东主席特地举办了家庭宴会表示哀悼。

1951年8月至1952年8月,吴瑞林参加了1951年夏秋季的防御战役和1952年在杰西·李巩固阵地的战斗。在巩固阵地的战役中,素有“一发即中”美誉的吴瑞林,在42军开展狙击活动,又称冷枪和冷枪活动,要求各单位组织优秀的射手、炮手,对暴露在“联合国军”阵地的单个目标和小组目标进行射击,把小胜算积累成大胜算。随后,冷枪和冷枪活动在各个军事单位得到了有效的推广。

在朝鲜战场上,吴瑞林指挥第42军歼灭敌人2.8万余人,涌现出一批英雄单位和个人,如“黄草岭英雄连”、“烟台山英雄连”、“三八线尖刀英雄连”、“石城县英雄连”、关崇贵、安炳勋、袁宝山等。,这让42军脱颖而出。吴瑞林本人两次获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奖章。

1953年春,吴瑞林告别朝鲜回到中国,出任海南军区司令员兼军委第一书记。他浴血奋战,巩固了东北边防,并为建设南海和南海制定了战略。1955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了第一次颁奖仪式,吴瑞林被授予中将军衔,获得二等八一奖章、一等独立奖章和一等解放奖章。自1959年秋以来,吴瑞林一直担任南海舰队司令和广州军区副司令员。

◆1964年夏天,(左二)与、、肖、叶剑英、在吴淞桂阳号护卫舰上合影。

1965年8月6日,国民党海军巡逻队第二舰队的两艘潜艇进犯大陆海岸。吴瑞林指挥南海舰队管辖的汕头海警区接应,一举击沉国民党军“建门”和“张江”两舰,击毙敌巡逻第二舰队司令胡嘉恒指挥下的170余人,俘虏“建门”船长指挥下的33人。"这是一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快速轻型舰艇编队的肉搏夜战."次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政)文工团以“八六海战”为背景,创作演出了七幕剧《夜海战歌》,在解放军内外引起轰动。有一段时间,吴瑞林将军成了一代海军的骄傲。

1968年10月,吴瑞林调任海军副司令员兼中央军委党委副书记,主管作战指挥和工程建设。1995年4月16日,一代著名的吴瑞林逝世。

这篇文章是《党史》的原创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侵权必须调查

维权支持:河北吉能律师事务所

相关推荐

正文/苏震兰开国中将、前海军副司令员吴瑞林终其一生。他的老首长许向倩元帅评价他说:“这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一、从“地下交通”到“...

股票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