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崛起,游戏,《三国杀》:电动车电池的“中场战”

股票资讯    来源:伊敬股票网  作者:佚名

未来十年,随着中日韩龙头企业的竞争,动力电池行业可能会形成真正的寡头。

2020年6月10日,年轻的特斯拉超越了百年老店丰田,股价一度突破1000美元,在全球汽车公司市值中赢得第一。这是汽车行业值得纪念的一天,电动汽车的新时代已经到来。

然而一年前的特斯拉并没有现在这么乐观。当时特斯拉股价一度跌破200美元,几乎失去资本市场的信任。当时特斯拉已经推出了更贴近大众的Model 3,收到了大量订单。但是由于跟不上产能,销量一直无法上升。

限制产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松下,特斯拉唯一的电池供应商。马斯克在推特上直接指责松下,说是因为松下生产效率太差,导致Model 3生产受限。松下首席执行官金直言不讳地表示,马斯克不断挤压成本,要求松下以不断降价的方式提供动力电池。钢铁侠马斯克卡在喉咙里,双方冲突加剧,关系降到冰点。

到2019年底,特斯拉上海工厂建成投产,松下不再是特斯拉唯一的选择。特斯拉首先与韩国电池制造商LG Chem联手,将从今年7月开始使用当地公司宁德时代的电池。

与特斯拉合作,宁德时报股价(300750。SZ)迎来了小高潮。截至6月24日,宁德时报收于171.5元,市值3785.2亿元,比两年前在创业板上市时的发行价25.14元高出7倍。宁德时代的市值是中国最大的汽车公司SAIC的两倍。

成立于2011年宁德时代,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在过去十年的快速发展而成长,并赢得市场红利。宁德时代的成功也让比亚迪看到了动力电池的巨大潜力。比亚迪改变思路,调整开放策略,2020年推出刀片电池。

动力电池是电动汽车的“心脏”,占一辆电动汽车成本的三分之一以上。电气化是全球汽车工业的大趋势。未来十年,随着全球电动汽车市场的增长,电池行业也将驶向更广阔的蓝海。

2019年,宁德时报在国内市场获得41.6%的市场份额,装载量31.46GWh,占据全国半壁江山。但无论是比亚迪的反击,日韩电池的参战,还是主机厂的战略转变和技术路线的竞争,电池行业的竞争都会变得更加激烈。格局未定,动力电池中场战开始。

宁德时代的崛起

宁德时代的崛起,离不开工信部2015年发布的《动力电池白名单》。这份名单将日本和韩国电池排除在电动汽车补贴名单之外。国内很多车企已经放弃使用日韩电池,价格低廉,有一定的质量保证。宁德时报和比亚迪等国内电池公司迅速成为市场的“热点蛋糕”。

当时国内动力电池供应非常紧张,很多新能源汽车企业一时买不到好电池。优质动力电池的市场短缺让比亚迪看到了机遇。为了确保新能源汽车在市场上的领先地位,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关闭了动力电池的出口渠道。

这为比亚迪的新能源汽车赢得了竞争优势。比亚迪不仅不缺电池,质量也比一般水平好。

事实上,当时有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与比亚迪接洽,讨论出售动力电池的可能性,但比亚迪拒绝了。"那时,动力电池的容量必须优先自给."一位比亚迪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这种封闭的战略使得比亚迪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快速增长。但同时也造就了宁德时代,宁德时代的出货量和装机容量在两年内大幅增长。

2016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出货量6.72GWh,全球第三,仅次于松下和比亚迪。2017年宁德时代出货量增长73%,达到11.8GWh,全球第一。

宁德时代能超越老大哥比亚迪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技术的选择。

十年来,动力电池经历了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锂电池主导的两次。简单来说,磷酸铁锂电池燃料热稳定性更高,更安全,成本更低,使用寿命更长,但缺点是能量密度低,续航能力差。相反,三元锂电池。

随着技术的发展,能量密度的提高,以及补贴政策对续航里程标准的调整,市场追求高能量密度,使得三元锂电池成为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的主流。

从近年来的发展方向来看,三元正极材料向高镍含量方向发展是一种趋势。宁德时代的NCM811电池是指三元锂电池正极材料镍钴锰比为8:1:1的电池。与市场上常用的NCM523和NCM622电池相比,镍的含量增加,钴和锂的含量减少。增加镍的比例可以增加能量密度,但同时也带来更剧烈的电化学反应,影响电池的安全性能。但由于钴耗的降低,NCM811电池也会大幅降低电池价格,对车企很有吸引力。

“不管你是否担心安全,你都无法阻止能量密度前进。这是行业趋势,也是市场需求。”电池行业的一些人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曾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频繁发生的电动车自燃事故也为行业敲响了警钟。业界担心这是过度追求高能量密度的结果。从三元锂电池的发展趋势来看,电池的能量密度会持续增加,无论是体积还是能量的增加都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宁德时代的三元锂电池市场优势难以撼动。比亚迪需要一个新的切入点来对抗宁德时代。这个突破点就是用“安全”的磷酸铁锂材料制成的刀片电池。

公开的冲突和隐蔽的斗争

2020年,一根钢针引发的争论,把比亚迪和宁德的内斗推到了前台。

3月29日,比亚迪在“刀锋电池”发布会上公布了刀锋电池成功通过“针测”的视频。"电池的针灸测试就像攀登珠穆朗玛峰的难度一样."当时比亚迪股份副总裁、佛日电池董事长贺龙这样形容,是为了推广刀片电池的高安全性。

比亚迪公布的三种动力电池针刺控制测试结果显示,三元锂电池钢针穿透后迅速冒烟,燃烧剧烈,表面温度超过500,电池表面的蛋被炸飞;针刺后虽然没有明火,但有烟,电池表面温度超过200-400°C,电池表面的鸡蛋烧焦;而比亚迪叶片电池没有明火,没有烟雾,表面温度只有30-60℃,电池表面的彩蛋没有变化。

“叶片电池将改变行业对三元锂电池的依赖,使动力电池的技术路线回归正轨,重新定义新能源汽车的安全标准。”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说。

针灸测试也引发了你在比亚迪和宁德之前来来去去的“空中撕裂”。宁德时代,三元锂电池组针刺测试短视频多次发布,证明他也能实现针刺技术。

《宁德时报》还表示,电池的安全贯穿于电池的整个使用过程,是一个系统工程,包括电池单体设计、系统集成、动态监控和系统保护等。所以宁德时代注重电池的整体安全性。“从技术上讲,在电池组层面有了更优化的安全解决方案,对单个电池进行针测的实际需求不复存在。”宁德时报说。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高续航时间仍是现阶段消费者购车的重要因素。短期内很难改变三元锂电池的市场主流地位。

“从能量密度等方面来说,磷酸铁锂电池一直都有局限性。比亚迪韩EV能达到600公里的水平,已经很不错了。但从目前电动汽车的发展来看,消费者本能地希望购买续航里程更高的汽车。”一些汽车行业的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当然,刀片电池的发布也为比亚迪打开了局面,比亚迪正在打开外部供应渠道。

“许多汽车公司正在与我们讨论关于刀片式电池的合作。当然也包括一些外企。”6月3日,比亚迪汽车销售副总经理李云飞在比亚迪重庆电池厂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

比亚迪的电池技术在业界认可度很高。在此之前,奔驰和比亚迪已经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生产腾狮品牌汽车。在技术合资过程中,奔驰最喜欢的是比亚迪的动力电池。

6月1日,工信部网站显示,长安福特申报的一款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将搭载比亚迪子公司Xi安中迪锂电池有限公司生产的动力电池..这是比亚迪首次向一家大型跨国汽车公司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供应电池。

此外,2019年,丰田和比亚迪还宣布达成合作,将在中国成立合资新能源汽车公司,生产丰田汽车,比亚迪供应电池。根据目前公开的信息,比亚迪依靠动力电池,在这个新合资企业中占据绝对领先地位。

主机厂的游戏

但比亚迪的电池供应势必充满挑战。比亚迪本身也是汽车制造公司,最大的业务是生产整车。使用竞争对手生产的电池是否会带来风险是汽车公司需要衡量的问题。

事实上,近年来,在汽车原始设备制造商和电池制造商的博弈中,许多汽车公司是被动的,高质量的动力电池供应商具有更高的议价能力。这使得主机厂对动力电池的控制欲望越来越强烈。

但是,电池不同于传统机械行业。对于汽车企业来说,动力电池确实属于“隔行扫描”的行业,尤其是电池组件“电池芯”,与传统汽车制造业有着天然的行业壁垒。目前从行业分工来看,大部分汽车公司主要在动力电池领域自制电池组和电池管理系统(BMS),而电池则是从外部购买。

目前,汽车企业和电池企业的合作模式主要有四种:第一种是通过全球大规模采购来有效控制成本,就像传统的汽车供应链系统一样。类似于汽车行业的传统供应链系统,为了摆脱对一个供应商的过度依赖,许多汽车公司分别找到了多个供应商。二是OEM与电池公司合作成立合资企业,保证电池供应和产品质量的稳定,并在与电池公司的深度合作中掌握一些核心技术,促进技术水平的自我提升,如丰田、松下,以及宁德时代的SAIC、广汽、一汽等国产车公司。三、自我研究,外界熟知的是比亚迪,但比亚迪本身是从电池公司转型为整车,有一定的研发基础。长城汽车还成立了蜂窝能源,用于电池研发。第四,收购电池企业。2019年,大众汽车投资9亿欧元收购瑞典公司诺斯伏特20%的股份,今年又斥资11亿欧元收购合肥郭萱高科26%的股份,成为其最大股东。

宁德时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动力电池厂和主机厂的关系不是简单的零部件制造和装配一体化的关系。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是主机厂定向发展的重要环节,需要企业不断交换试验验证数据,提高电池稳定性。动力电池企业在为整车厂商服务的过程中可以积累大量的实用数据和解决方案,庞大的数据库将为后续的研发提供重要支持。

主机厂做电池研发,天然方便,数据可得。但是如果要量产,实验室技术进入商业市场的路很长,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因此,强大的汽车制造商更倾向于R&D和制造PACK和BMS,中小型汽车制造商受到成本的限制,因为他们没有规模优势,或者他们仍然会侧重于采购,辅以与电池厂的合资企业或联合研发,以实现双赢的结果。

目前,电池技术正处于快速迭代和变革时期,动力电池的竞争将上升到产业链竞争的高度。汽车企业要想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获得优势,就必须继续在电池产业链的每个环节进行深入布局。

汽车公司在布置动力电池时也面临许多风险。“在布局电池业务的过程中,汽车企业面临的困难主要是资金分散的压力和技术路线的选择。”中关村新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余青娇说。

在从传统燃料汽车向新能源汽车过渡的过程中,传统汽车巨头都不愿意离开舞台中心。这也是公众与郭萱高新牵手的一个重要原因。“要想推广大众集团的电气战略,对电池业务的投资非常重要。”5月29日,奥迪ag CEO迪思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根据大众集团的计划,到2025年,中国将交付150万辆新能源汽车,这对于电池容量的需求是巨大的。因此,大众需要有一个多供应商的布局,既能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又能帮助我们实现更平衡的风险管理。在大众汽车未来的电池供应格局中,郭萱高科技将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对郭萱高新来说,与公众深度绑定也是重获市场机会的重要途径。

经过几年的市场化竞争,国内动力电池行业格局初步形成,“结构性产能过剩,但优质产能不足”。经过一轮优胜劣汰,宁德时代两大龙头企业和比亚迪率先,但二三线电池企业生存环境不容乐观。2018年,曾经中国第三大电池供应商Waterma终于被淘汰,也印证了这个行业的残酷。

动力电池行业具有明显的规模优势。一方面,随着补贴政策的收紧,主机厂面临巨大的成本降低压力,对电池企业产生影响。另一方面,市场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提高R&D的水平,一旦技术落后,就会被时代抛弃。这是从工业向高质量发展过渡的必然结果。

中日韩《三国杀》

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的下降,日韩电池公司正在卷土重来,中国动力电池市场将进入更加激烈的竞争。目前,中国的宁德时代、比亚迪、韩国的三星SDI、LG Chem、SKI、日本的松下都处于全球电池行业的第一梯队,形成了中日韩“三国杀”的局面。

得益于中国庞大的市场基础和本土产业链优势,宁德时报是目前利润率最高的电池企业,2019年净利润45.6亿元。其他领先的动力电池企业都处于微利甚至亏损的状态。韩国的LG Chem和三星SDI在2018年跨过盈亏平衡点,SKI仍处于亏损期,预计2022年盈利。松下电池业务的营业利润整体上还是亏损的。

和依靠中国盈利的特斯拉一样,中国市场也将是日韩电池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

今年第一季度,松下和LG Chem通过向国产特斯拉供应电池,进入中国动力电池第一梯队。虽然电池的装载量和宁德时代还有很大差距,但是和比亚迪差不多。

随着中国产能的不断扩大和与更多中国汽车公司的合作,日韩电池可能会改写动力电池的格局。

面对日本、韩国动力电池公司在中国的努力,《宁德时报》表示:“我们的能量密度、充电速度、循环寿命等指标与国外竞争对手有竞争力,成本也有国外竞争对手没有的规模。采购和本地化供应优势。”

全国倍增器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对于本土电池公司来说,在更加激烈的竞争中,除了本地化优势,本土公司还需要在研发上努力。

在2019年9月的法兰克福车展上,宁德时报推出了全新的CTP高度集成动力电池开发平台。与传统电池组相比,CTP电池组体积利用率提高15%-20%,电池组零件数量减少40%,生产效率提高50%,电池组能量密度提高10%-15%,将大大降低动力电池的制造成本。

据宁德时报董事长曾玉群介绍,宁德时报开发出了一种可使用16年200万公里的电池。“我们随时准备投入大规模生产。此外,还有宁德时代的无钴电池技术储备。”他说。

对于中国电池企业来说,走出去更重要。

目前,海外电池市场主要由日韩电池企业占据,而中国电池企业的出口规模相对较小。面对汽车产业全球布局的特点,中国电池企业也在加快海外建厂的步伐。比亚迪和宁德都有进军欧洲的计划。

2019年10月,德国图林根州第一家海外工厂正式破土动工,开工建设。根据计划,宁德时代将形成以德国为中心,以美、法、日、加为基点的海外供应基地圈,从而推进全球化战略。

中国新能源产业的快速发展,造就了宁德时代这样的巨头,但中国电池行业迟早需要面对与国际巨头的竞争。未来十年,随着电动汽车市场的扩大,动力电池行业将进入新一轮大批量时期,中日韩主导企业之间的竞争可能会形成真正的寡头。对于以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为代表的中国电池公司来说,战争已经进入中期,考验才刚刚开始。

相关推荐

股票标签

友情链接